萨默斯:中国未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可避免日本后尘

2014-12-16 14:58:33 来源: 网易现在做什么生意赚钱
0
分享到:
T + -

网易现在做什么生意赚钱12月16日讯 美国前财政部部长萨默斯在2015网易经济学家年会——重建改革生态会后接受群访时表示,从广义上来说,中国用了财政刺激政策,在09年的时候,可以说是使中国经济很快得到了增长和复苏,这是非常好的,因为当时整个情况就是需要刺激,尤其是在全球经济背景下,那个方式是很好的,但并不认为这是广义上的“中等收入陷阱”。同时萨默斯表示,中国不一定要步日本后尘,这是可以避免的,需要花功夫避免这种局势的发生,比如之前的泡沫,很强的房地产市场,还有出口模式,包括劳动力的增长等。

以下是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媒体朋友大家好,不好意思稍晚了一些,我们现在马上开始进行萨默斯博士的媒体发布会,请稍等一下,萨默斯博士戴上同传翻译器,1频道是中文,2频道是英文。

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萨默斯博士给我们解答问题,谁来问第一个问题呢?

媒体提问:很荣幸有这个机会对萨默斯博士提问,我的问题是,您今天上午分别就俄罗斯、日本和欧洲的状况进行了评价,它们似乎都陷入了经济停滞的状态,我想请问您,这是被人们所认为的“中等收入陷阱”吗?如果是的话,有没有解决之道?

第二个问题,在刺激经济复苏的过程中,您倾向于政府进行借贷,进行基础设施投资,您认为这个方式是不是会过度提高了政府的负债率?据我所知,现在欧洲好象对于政府负债率这块控制得比较紧,您这个美国式的方式是否有效?您怎么看待?

在中国,上一个时期,为了刺激经济复苏,温家宝政府进行了4万亿的刺激计划,这也是令人垢病的,不知道您对此有何评价?

萨默斯:我想还是一个人只问一个问题比较好,但我还是会回答你的这些问题。

首先从广义上来说,中国用了财政刺激政策,在09年的时候,当时可以说是使中国经济很快得到了增长和复苏,这是非常好的,因为当时整个情况就是(需要)刺激,尤其是在全球经济背景下,那个方式是很好的,但我并不认为这是广义上的“中等收入陷阱”,有些国家到了中等收入的时候是否就要放缓增长,这也表明了另外的两件事,有一些增长非常快的国家,它们可能会放缓一些,有一些增长慢的国家可能就要增长快一些,所以数据显示,当你落后得非常多时,你也很容易迎头赶上,速度会比较快,但还没有一个特别的证据说明有中等收入陷阱的广泛存在,巴西在这方面可能犯了一些错误,俄罗斯在面临外债压力时也面临这个问题,欧洲也不能避免,我认为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是不太正确的,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国家没有很好的增长。不知道我有没有回答你这个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是什么?

我认为每个国家合适的政策是因地制宜,都不一样,有的地方可以增强私有的投资,但在有的地方,可能它就不是很容易,更多需要用公共投资的方式,有一些国家,像我的国家美国,我们有非常漂亮的写字楼,在伊朗这样的地方,就需要更多基础设施的刺激,有些地方的基础设施已经做得很好了,私有投资在这方面又落后一点,所以我们觉得应该因每个国家的情况而异,这不是统一的。

媒体提问:我来自《财新》的,我用英文,所以我能否问两个问题?

刚才您也讲过了停滞的问题,美国相比欧洲和日本,危机之后最强的刺激是什么?对于欧洲来说,好象他们找到的方案就是更多的投资,您也写了一个专栏,强调了投资的影响,你认为欧洲需要的和美国不一样,您认为欧洲的这些资金是不是在朝着您所建议的方向流动?您建议的未来的方向是什么?谢谢。

萨默斯:我认为对于美国来说,它的发展,包括它的央行,非常迅速地作出了反应,并且也是大跨步的举措,而美国在这方面对它的金融机制也进行了支持,所以这块它作出了非常强有力的承诺,这更多是美国的情况,美国还有很好的人口结构,我们现在的劳动力在不断增长,还是比较好的态势,我们在这方面的灵活性也比较强,而且在技术的创新上也更有能力,所有这些优点都使得美国能够很好地作出表现,相对来说吧。

最近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在成为一个受益者,也就是我们在能源投资方面增长上成为受益国,所有这些有利的迹象都使得美国比较起欧洲和日本来有相对较好的表现,这是第一个问题。

回到之前所谓的“满意的增长率”,它是建立在现有政策上的,这不是欧洲的现状,又回到过去的增长率,我认为欧洲现在是处在很大的危险当中,就像日本的经济一样,它们都面临着一个周期,有非常不好的结构的问题,这个问题在加剧,而且这也是周期性的,使得它的状况每况愈下,所以我认为,在这方面应该有很大的刺激花费政策,包括财税政策上,这样才能够更好地扭转局面,建筑成功。

很多人都怀疑欧盟现在在很多国家采取的单一货币政策,认为这是一个机制,但我比较担心的是,我们现在可能还没有到达灾难的最后,情况可能还会恶化。

这是我的回答。

媒体提问:我是来自中国《经济周报》的,中国经济在经历了高增长之后也伴入了新常态,而且中国政府为了刺激经济的发展,现在在力推PPP模式,我们特别想请教一下萨默斯先生对于PPP模式的发展有何建议?您认为PPP是否会促进中国经济在新常态中保持得更好?谢谢。

萨默斯:您说的“PPP”是指公私联营吗?你知道,“PPP”同时还是购买力平价的缩写,所以我刚才有点儿迷糊了。

媒体提问:是指第一个(公私联营)。

萨默斯:大家认为,如果低估了中国政府当局的决心,就是一个错误,大家别忘了35年的经济的辉煌成绩,我认为,全球其它地方的历史表明,我们经济的重新定位,也就是从投资和出口为导向到消费为导向、进口为导向,可能会迎来这一段时间发展的放缓,我们这方面的经济放缓,同时还是一个不持续的过程,它会导致这样的一个情况,对中国而言,前方的风险是什么呢?你们面临着短期内的批发价格,包括相关通胀,还有长期的挑战,我们的劳工从农村到城市的流动,不同区域的流动等等,还有严重的环境问题,这些都需要得到解决,而且这些也会引起经济上的一些后果和影响,我们要在资本调配上更好运用这个市场的作用,可能也会遇到一些困难和困扰,我们在运营一个经济的同时,因为我们是单一的政党制度,所以这块可能也会有一些问题,是否有足够的自由度、有足够的弹性,有很多基本历史事实的考虑,我们的增长会回到常态。

我们从历史,包括从过去50年来看,这是一个趋势,我们需要去思考到底是不是可能的,并不是说不可能,也有可能,未来十年中国能否像过去那样,我们需要重新地进行思考,如果会出现一些周期性的经济问题,或是放缓,我们也不会感到奇怪。

媒体提问:我想问的就是,这一轮美元走强什么时间结束?谢谢。

萨默斯:美元走强,它也可以反映出美国经济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它可能跟欧洲相比情况不一样,跟日本也不一样,我们有很多的元素可以解释这个市场,我们可以来解释市场未来的走向,但我不想在现在就作出预测。

媒体提问:萨默斯博士您好,我是《北京青年周刊》的记者,不久前马云说,如果他当年念的是北大清华,可能就没有现在的阿里巴巴了,我们知道哈佛曾经诞生过很多成功的企业家,而您作为哈佛曾经的校长,能不能跟我们介绍一下,您认为什么样的大学更适合培养企业家?谢谢。

萨默斯: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如果大学想要培养人才,比如培养出这些非常有名的企业家人才,在其它领域培养人才也是一样,这是它的一个文化,不要建立在等级制度上的文化,我想,用英语来说,就是这些很棒的大学,他们要依靠很好的理念,不是“理念的权威”,而是“权威的理念”,我当时也是哈佛的校长,当时我们有个学生,17岁,他提前三周到了学校,他们可以很自由地来对我说,你在哪些领域,关于什么经济学的东西说错了,我也可以自由地告诉他,我说的就是对的。我们可以在平等的基础上进行讨论,不管谁是正确还是错误的,大家都感到很自由,这就是我们教育体制的强项。

大家知道吗?有时候在一些体系里等级观念很强,他们认为只有一个正确的答案,就是教授说的答案,你要尊称他为“老师”,我认为这也是一个挑战,要挑战我们现在的情况,我认为对于一个成功的社会,必须要有这种无等级区别的教育体系。

媒体提问:我有两个问题,一个比较简单,一个稍微复杂点。

主持人:只能问一个。

媒体提问:您给两位美国总统做过财政方面的建议,第一位总统时正好是美国的经济上升期,第二位总统,奥巴马总统,正好是美国的调整期,可谓您对经济增长和经济调整都有一定的经验,现在中国也来到了这样一个路口,经济的新常态,增速放缓,从您的经验来说,现在的中国应该在发展中注意哪些问题,如何解决您一直提到的收入差距过大的情况?谢谢。

第二个问题我想问出来,您家庭中有两位诺贝尔奖的获得者,您现在有没有相关研究?您是不是也有获奖的打算?谢谢。

萨默斯:我有两个哥哥,一个是医生,一个是律师,所以我就涉足了经济领域,有人告诉我妈妈说,你真棒,你现在有医生,有律师,你们家全齐了,还有经济学者。

不管是克林顿总统时期经济的成功还是奥巴马总统,他们应对危机的情况都是我们要意识到,没有一个万能药,没有一个政策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你必须要兼顾很多方面,在中国,我和其他的一些经济学家都进行了讨论,他们也认识到我们的经济改革一定是多方面的,他们要看到政府财税、社会保障、改革以及金融机制等等,同时也要看到环境问题,这些都很关键,才能取得成功。

媒体提问:你好,我是《华西都市报》的记者,今天上午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先生介绍了中美贸易投资保护协定的进展,我想问一下,在美国内部,这个协定有怎样的阻力?人民币问题上,美国会不会对中国继续施压呢?谢谢。

萨默斯:首先是你的后一个问题,关于人民币施压,我们是取决于中国的政策,如果它完全是由市场的力量决定,中国向更平衡的贸易发展,可能你就会想着,从美国那儿就会有更大的压力,如果我们人为的让它处于低值,有利于中国的出口,把它作为增长引擎,那肯定你们会迎来美国更大的压力,我们会取决于中国到底会遵循什么样的政策,一个很正常的、成熟的国家,它怎么样才能够在市场力量的决定下采取政策,我觉得这将会是比较和谐的政策。

我们在更为开放的世界中都有自己的一些立场,不管是阿里巴巴还是一些美国在中国的公司,我们是更开放的世界,所以在这个协定中我们要建立起更多的法制意识,更多的规则,尤其是在投资协定方面。我也听到了很多美国方面的抱怨,他们说有太多规则,触犯了相关规则,垄断,以及知识产权的侵犯等等,美国有很多这样的抱怨,所以我想,我们能够在这个双边对话中更好地解决,双边协定将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帮助我们来实现,在法律上我们也有很多合法的担忧,我们应该在这个协定中给予关注,尤其是对美国在中国的投资,我想,一些中国的公司是不是也有一些担心,我们都需要在这些方面进行很好的解决。

媒体提问:谢谢萨默斯先生,我来自湖南《潇湘晨报》,您在早上的演讲和论坛中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提出了警告,我想问一下,你认为在多大程度上中国经济将步日本的后尘,进入停滞增长期?你是否建议中国的居民将手中的人民币兑换成为美元?谢谢。

萨默斯:我不会的,我不会在换钱方面作出建议,他们到底应该持有哪种货币,我不会在这方面做建议。

中国是否会步日本的后尘,这并不是不可避免的,我觉得中国是可以避免的,不一定要步日本的后尘,我们需要花功夫避免这种局势的发生,比如之前的泡沫,很强的房地产市场,还有它的出口模式,包括劳动力的增长,还有我们的金融机构,它们是不是会更多支持商业的发展,能够更好地盈利,这些方面,中国都是面临相似的情况,所以中国当局应该作出更多研究。

我认为中国不一定要步日本的后尘,但我确实看到这两个国家中间有很多相似之处,中国应该要很好地研究日本的相关经验。

媒体提问:尊敬的萨默斯先生,我们知道您是美国的前财政部长,同时也是Lending  Club的董事,我的问题与互联网相关,想向您请教一下,目前美国对于互联网金融是什么样的监管思路,同时,作为Lending  Club的董事,您觉得站在企业角度上需要怎样的监管氛围和环境?谢谢。

萨默斯:历史告诉我们,一个强有力的监管政策,尤其是对于金融机构的监管,是非常重要的,Lending  Club遵循很多财政规则,比如费尔南丁法律,还有相关投资保护的法律等等,包括我们贷款出去,都是很遵循这些法则的。

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在这方面有强有力的监管,监管这些金融活动,除了这些强有力的监管,我们还需要很强有力的监管方有勇气进行实施。

媒体提问:您好,我有一个问题是关于国际油价的,自从今年6月中旬开始,国际油价就在一路下行,现在巴菲特已经开始抄底原油资产了,想请问一下,现在国际油价这种僵持的局面,就您的预计,什么时候可以结束?今年中概股,中国企业赴美国上市的越来越多,就您的预计,明年这种行情还会延续吗?谢谢。

萨默斯:我认为中国在国外上市的企业,主要是依靠中国的监管政策,美国可能在这方面有比较好的环境,我们有高质量的基金市场,在这方面,如果你能够合格,能够在美国上市,那是非常有利的,比如我们在这方面有很好的政策吸引了很多人到美国上市,有优厚的条件,我认为这样的一个趋势很可能会继续,大概会持续一段时间,到底会持续多长,我觉得这更多取决于包括美国还有中国的情况,你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呢?我忘了。

关于油价,我认为它是波动性的,你们现在看到的,可以说在这方面,从北美来的原油的输出和供给,它和我们现在的需求比较疲软,因为现在全球经济的原因,需求比较疲软,所以供求方面的失衡就使得我们看到现在全球油价一路下跌的情况,我们知道,油价在历史上来看,还是有这样的一个过程,但我不能够很自信地预测这个波动是暂时的还是不是暂时的,我现在无法作出预测。

谢谢大家。

主持人:我们也感谢萨默斯先生加入我们,感谢大家的到来。

小张帆 本文来源:网易现在做什么生意赚钱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现在做什么生意赚钱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赚钱的项目
+ 加载更多什么赚钱
×

FBI找人专家:你的圈子就是你的财富

热点什么赚钱

态度原创

美女做什么赚钱
约会所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现在做什么生意赚钱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